员工优秀作品

员工优秀作品

过年那些事儿

发稿时间:2011-03-15    来源:叶建友    【字体:    打印

    反反复复,终于定下来春节能回家,辗转中,家已近在眼前。    记忆中的小时候,最盼望的事,就是过年,有好多东西可以玩,整个村子都是我们疯跑的影子,那种开心劲,就象我们现在看到这些小孩一样,是那么的幸福和快乐。     

    那时家里穷,平时没什么机会吃上鱼啊肉的,过年就意味着可以有新衣服穿,有好东西可以吃,过年还可以收到压岁钱,虽说不多,只有父亲给的二块钱。记得小时候,快到过年的时候,老爸就会去找人调换那种崭新的二块钱给我们兄弟几个备着。到除夕夜吃年夜饭的时候,我们兄弟几个就不能安心的吃饭了,想着可以拿到压岁钱,还可以穿新衣服,那种兴奋劲,现在想起来,还是心里乐的。     

    在我们老家吃年夜饭,有一个规矩,就是得先放了鞭炮,然后关上门,一家人一起吃饭,吃完了再一起下桌,中途不许下桌,先吃好了的人,得坐着等没吃好的人。可我们那时候是小孩子,哪能坐着住啊,就一个劲的催父母快点吃。父母亲被我们兄弟几个催得没办法,就叫我们坐着想,一会吃完饭要玩什么,到哪去玩。其实这些我们早就想好了,没放假的时候,我们早就计划好了要怎么玩,哪会这个时候去想啊,几兄弟吵得父母头都大啦,可就是不敢下桌去,因为如果谁破了规矩就意味着没有压岁钱,还可能会被父亲臭打一顿(其实过年啦,父亲是不会打我们的)那时候我们特怕父亲,只要一沉下脸来,我们就会直打哆嗦。     

    好不容易盼到大家都吃完饭了,我们就飞奔到房间去换新衣服去了,七手八脚的,把新衣服换好了,父母亲也把餐桌收拾停当了。因为过年兴吃甘蔗,意味着节节高,节节甜之意,而且初一是不动刀的,所以母亲会在厨房把初一在吃的菜全部切好;父亲就给我们削甘蔗,此时,我们都会要求父亲给我们把甘蔗削得长长的,就象是金箍棒,那可是意味着我们就是齐天大圣的哟,这是小时候所有的孩子的偶象,大家都希望自己是孙悟空,一只无所不能的猴子,直到今天,我仍然希望看《西游记》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     

    长大了,过年也就没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。新衣服经常穿,好吃的平时也没少吃,最重要的是,年年春节,心里老是想着家里的父母亲,想着他们是否还能习惯儿女们不在身边的日子,想着他们的身体是否还硬朗,想着何时能结束这种异乡漂泊的日子?长大了,再也不能和儿时的玩伴一起扮孙悟空了,再也不会缠着父亲要压岁钱了,再也没有了儿时那种无忧无虑的幸福了。     

    春节回家过年,在这个传统的节日里,我们完成了一个人类史最大的迁徙壮举。有时我想,人活着,不能太自私,我们活着,不仅只是为自己,还得考虑其他人的感受,所以,今年春节我回家过年,不为别的,只为让年迈的父母享受那久违的团圆气氛。